父母割肝救子,广东2位“新肝宝贝”新年获新生
  首页> 最新资讯
字号

父母割肝救子,广东2位“新肝宝贝”新年获新生

“孩子比移植前白多了,肚子也不鼓了。”1月2日,割肝救子的吴先生术后第一次见到了从ICU转回普通病房的女儿小蕙蕙(化名)。孩子的小手握住了吴先生的手指头,他的眼眶也不由地有些湿润了。

这一天,转回普通病房的还有4个月大的小皓皓(化名),母亲通过亲体捐献技术提供的肝脏,让胆道闭锁的他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1月2日,记者从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获悉,目前小蕙蕙和小皓皓病情稳定、恢复良好,预计再过2到3周可出院。2018年,中山三院的肝移植团队已经成功救治超过50例“新肝宝贝”。

“捐肝给女儿,我不怕”

小蕙蕙出生后即出现黄疸,胆红素持续升高。出生一个月后,吴先生发现女儿排泄有些异常,于是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小蕙蕙被诊断为胆道闭锁。

“当时四处求医,内心真的很焦急。”吴先生希望直接做肝移植,但孩子年龄小,肝源也紧缺。辗转来到中山三院时,5个月大的小蕙蕙脸色蜡黄、腹水严重,小肚子也胀得滚圆。

“患儿病情确实比较危急了,而且儿童胆道闭锁中末期进展特别快,此前有个孩子在等待肝源的过程中就突然出血,进ICU抢救了。”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器官移植病区主任、主任医师易述红告诉吴先生,可以通过亲体供肝方式救女儿。小蕙蕙的母亲原本希望捐肝,但检查发现不适合,吴先生便立即去找医生:“用我的!看看我行不行!”

易述红和张彤介绍患儿病情易述红和张彤介绍患儿病情

与此同时,同样因胆道闭锁入院的小皓皓家人也选择了亲体肝移植。在病痛的折磨下,小皓皓营养不良,非常瘦弱。小皓皓的父亲由于超重且有脂肪肝不符合捐赠条件,母亲毅然决定捐献肝脏给儿子。

就在不久前,一位妈妈决定为9个月孩子割肝救命,但是爸爸表示“我决定放弃孩子和你”的报道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吴先生知道这个事件,但是他不敢看。“孩子生病了,现在我看到这些报道就会想起孩子。我只想给孩子最好的,能够捐肝给女儿,我不怕,也相信医生。”

“胆闭不是绝症,是一种良性病。”有一位在中山三院做亲体移植的妈妈看到“我决定放弃孩子和你”的报道后,写了很长的留言:“有的报道说移植手术动辄几十万。但我亲体费用差不多就是12万到15万之间,其实医保报下来费用也就是几万元。孩子亲体术后恢复很好,定期复查,按时服药,注意卫生就和正常小孩一样,胆闭肝移植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

为了救治患儿,他们放弃了元旦假期

为了尽快救治这两个不幸的小生命,中山三院肝脏移植团队为他们尽快做了术前评估,经伦理审查后,2018年12月30日,元旦假期的第一天,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杨扬教授和易述红为两位小宝宝开展了亲体供肝移植术。

从早上8点半小蕙蕙的父亲接受肝脏劈离手术开始,到第二位小宝宝接受移植手术结束并被安全送到ICU病房,已经是深夜4点,但是参与手术的所有人都未曾抱怨。“没有假期是医务人员的工作常态,患者的健康是所有医务工作者最大的心愿。” 易述红说,两个患儿的成功手术,也是他们最想要的新年礼物。

易述红介绍,2018年,中山三院的肝移植团队已经成功救治超过50例“新肝宝贝”,围手术期手术成功率高达98%,儿童肝移植数量继续保持广东省和华南地区第一。

针对华南和广东省儿童胆道闭锁等终末期肝胆疾病高发的特点,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在学科带头人陈规划教授,以及杨扬教授的带领下,在多年成人肝移植成熟技术的基础上,这几年来着力开展儿童肝移植,2017年度完成近30例儿童肝移植,当年手术例数即位列国内第四。2018年的12月5日,中山三院还专门成立了儿童肝移植MDT多学科诊疗会。

“我们最忧心的,是有家长因为觉得费用高昂而放弃治愈孩子的机会。”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张彤说,目前肝移植有医保报销的部分,对于特别贫困的患者医院也有基金给予一些支持。亲体供肝目前技术已经成熟,对于患儿相当于是治愈,此后只需服用抗排异的药物;因为肝脏的再生性,手术对于供肝者的身体影响也不大,“美容缝合”还能让切口更小一些,恢复后做仰卧起坐都没有问题。

【记者】朱晓枫

【摄影】张梓望

【通讯员】周晋安 甄晓洲

【校对】居伟强


返回上一层

上一篇      喜讯|《器官移植》杂志荣获“2018 年度中国高校编辑出版质量优秀科技期刊”奖

下一篇      没有了



友情链接/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器官移植》编辑部

电话:020-38736410   传真:020-85253160   Email:organtranspl@163.com

地址:广州市天河路600号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邮政编码:510630

备案号:粤ICP备14057892-1